萧萧黄叶闭疏窗_

东哥一生推,毒唯死全家。

一个奇异博士和神探夏洛克的水仙

橙子汁吱吱:

OOC

片段式灭文


“你现在连尼古丁贴片都不用了?”雷斯垂德目瞪口呆。 


侦探烦躁地从口袋里取出一块糖撕了包装纸丢进嘴里,含含糊糊地挥手把苏格兰场的警员往外赶:“这群人的呼吸声影响我的工作。” 




“致命伤应该在脾脏。”侦探还在埋头检查尸体大小不一的伤口,冷不防一个声音在头顶响起来。 


“我刚才是不是说了,所,有,人,都,出,去,”侦探并没有抬头,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受到惊吓的样子,“我知道你的魔法能看到人体内部,但是能不能麻烦你给我和现代医学留点儿尊严。” 


“这不是看着着急吗?”博士撇撇嘴,继而施施然落到地上,“糖好吃吗?” 


侦探抬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然后转身换衣服,准备解剖。


系带子的时候,一双书伸了过来,帮他把带子绕到颈后打了个结,侦探闭着眼睛都知道肯定是个蝴蝶结。 


博士的恶趣味。 


侦探还是没有说话,也没有道谢,低头划下第一刀。


解剖的全程博士都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感觉像是发呆,或者冥想。但是每次侦探需要什么不在手边的工具时,那个东西就会自动飘到他手边,连擦汗都是红斗篷代劳的。 




“还是不打算跟我说话吗?”回到贝克街,侦探还是全程一声不吭,博士接过哈德森太太端过来的茶,放在桌上。


“是你先把我的所有烟草藏起来的,”侦探冷哼一声,窝在沙发里拨弄着小提琴的弦,“连尼古丁片都被你变成了糖果,这让我无法思考问题。”


 “你哥让我做的,”博士倒了一杯茶,自顾自地喝了一口,顺手就把麦考夫特·弟控·福尔摩斯给卖了,“他说你这么折腾下去活不过50岁。不过他也没什么资格说你,我也把他的烟和吗啡,还有甜甜圈都埋到太平洋的不知道哪个小岛上了。” 


听到最后一句的侦探心情好了些。 




哈德森太太看着侦探在正常的时间正常的地方坐下来吃正常的食物的时候,是很惊讶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她悄悄问博士。 


“很简单啊,”博士耸耸肩,“他不开始吃饭,他的头骨先生就会一直给他唱贾斯丁·比伯的baby,单曲循环。” 




无比确认自己前一晚是在沙发上睡着的侦探,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中间,身上还盖着红斗篷,桌上放着自动加热的早餐。 


啧,多管闲事。 




麦考夫特对自己弟弟越来越正常的生活作息表示满意。


他很感谢那个愿意收拾烂摊子的奇异博士。 


他决定吃一个甜甜圈来庆祝一下。 


等等,甜甜圈呢?

评论

热度(161)

  1. 无名氏橙子汁吱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