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黄叶闭疏窗_

东哥一生推,毒唯死全家。

猫咪旅舍(1)

源味叶奶:

冰山主厨x落魄小少爷




【1】初见



这几天雨下个不停,从早到晚都阴沉沉的,大片墨色的云团看得人心里压抑,本该晴空万里的四月竟变得阴雨连绵,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借避雨的理由来<Cat Party>坐一会儿喝杯茶吃块糕点顺便逗逗猫咪的人却多了起来,还没到饭点店里就坐满了客人,本就忙不过来的小店在这个节骨眼上更是乱了套。王俊凯在把盛着松饼的盘子匆忙地递给杨雪妍的同时还不忘叫她去看一看贴在门口的招聘单有没有被风吹走。

<Cat Party>是一家离市区有一定距离的老店,原本开在巷子口,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串联着许多弯弯绕绕巷子的大路也变得热闹起来,所以说<CatParty>如今也算是处在繁华地段。



这家店从王俊凯爷爷那一辈就在经营,再传到王俊凯爸爸王炜华手上,这中间店面也翻修过许多次,菜单也在不断改进中,从以前的中餐到现在的中西结合,越来越迎合大众口味。

店面不是很大但也算不上拥挤,橘黄的色调给人一种暖暖的温馨感。从厨房的另一个门出去就是王俊凯的家,两个房间一个卫生间一个杂货间,通过厨房连着这家餐厅。换一种说法,这家餐厅就是王俊凯的家,王俊凯的家就是这家餐厅。

“7号桌的咖喱鸡排饭。”王俊凯一手托着盘子一手按了取餐台上的响铃,“小雪!”忍不住急躁地喊了一声。

“来了!”杨雪妍刚去门口看了眼招聘单,听见王俊凯的叫喊声后又赶紧跺着小碎步跑进门继续忙碌的工作。

“小凯啊,对女生要温柔点。”王炜华忍不住要唠叨。

“别总帮着她说话。”王俊凯面不改色地继续切土豆,切完的土豆被一片片排开薄而均匀。

“幸好有你在啊,不然我和你妈,还有小雪三个人肯定忙不过来。”

“好了爸别总唠叨这个了,你煎的牛排要焦了快看着点。”

王俊凯从小生活在店里自然总是在店里帮忙,大学毕业后也放心不下父母,干脆接手了父亲的工作亲自挥起了锅铲,其余时间就蹲在电脑前给别人画设计图,算半个自由工作者。

可最近父亲的老花眼又严重了,身体也不如从前,店里的生意却越来越好,王俊凯便想再招一个厨房的帮工代替父亲的工作给他老人家减轻点负担。

今天也是在打烊的时间才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杨雪妍看了眼门外滂沱的大雨叹了口气。

“这么大的雨,回去要小心啊,要不要小凯送送你?”王俊凯的妈妈龚韵茗听着门外噼里啪啦的雨声担心地看了眼杨雪妍。

“不用了阿姨,我家不就在前面吗,两步路就到咯。”杨雪妍拿起门口的伞笑着谢绝了阿姨的好意,“就这样啦,明天...”

杨雪妍刚转身想走,那个“见”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与突然走进店里的人迎面相撞。

“对对对对对不起!”在一连串慌张的道歉中,杨雪妍被撞得差点向后倒,又及时被对方拉住手臂。

这个撞倒自己的人从上到下湿了个透,慌忙拉住杨雪妍的时候潮湿的手在对方的袖子上留下了一圈水印,等杨雪妍站稳后他赶紧撒开手,又因弄脏了对方的衣服感到抱歉。

“啊...对不起...”

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似的,这个冒冒失失闯进来的男孩子浑身湿透,碎发全部贴在了脸上,白色的衬衫也黏在身上透出淡淡的肉色。他眨巴着眼睛望向杨雪妍,漆黑的眼珠滚动着像只受惊的小猫。

“没关系没关系。”杨雪妍赶紧连续说着原谅的言辞安抚对方,顺便掩饰一下自己刚刚一瞬间心跳漏了一拍的失控状态。

“那个...我们已经打烊了。”杨雪妍好心地提醒,顺便指了指墙上挂着的钟。

“我是来应聘的...门口贴的那个厨师助理,还缺人不?”局促地站在门口挠挠头,一听到是来应聘的王爸王妈立马笑开了眼。

“缺人的缺人的,你这孩子怎么搞的,淋成这样。”王炜华赶紧把人领进店里坐下,龚韵茗从里屋拿了毛巾出来给他擦头发裹身体,王俊凯刚收拾好厨房,解下围裙出来围观,杨雪妍听到后更是兴奋,赶紧放下了手里的伞自觉地端好椅子坐在他对面急切地问你叫什么啊多大啦什么学历呀怎么大半夜的来应聘呀。

“我叫王源,今年23,快大学毕业了...”

“哎呀,比我们小凯小一岁呀。”龚韵茗看这孩子长得白白嫩嫩干干净净的,被冰冷雨水浸泡得彻彻底底,一副可怜的模样,不自觉泛滥起了母爱。

“刚大学毕业怎么不去找工作,要来我们店里打工?”王俊凯在一边抱着手臂面无表情,问起话来倒是咄咄逼人毫不留情。

“呃...就有一些原因吧...”王源循着声音望过去,第一次对上了王俊凯的视线,冰冰冷冷的眼神,居高临下的样子倒是显得有些刻薄。

“哎呀,人家总是有原因的嘛,你终于找到小助手了不是应该高兴吗,你看现在这么低的工资这么苦这么累谁要来干啊!”杨雪妍倒是不把王俊凯的话当回事,一想到从明天开始就能和这个叫王源的帅哥一起工作她恨不得冲出去到雨中闭着眼旋转跳跃几圈。

“杨雪妍,别高兴得这么明显。”王俊凯直接硬邦邦地大声吐槽这个看见帅哥眼睛放光的肤浅女人。

“切,我就是开心,你管得着!”杨雪妍也不甘示弱的与王俊凯拌嘴。

“那个...请问门口海报上写的,包员工餐,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中午一顿晚上一顿!我们这员工餐可好吃了,以前是王叔叔做,现在基本上都是我们主厨在做了,顺便说一下他就是我们这的主厨!”杨雪妍伸手指了指一旁的王俊凯,热情万分滔滔不绝,“从明天开始我们就能一起工作啦!有什么不懂的要来问我噢!”

“嗯。”王源望着杨雪妍的笑容逐渐安心下来,也回了对方一个浅浅的笑。

“你嘚瑟个什么劲,试用期内不合格的话,一律开除。”王俊凯给了杨雪妍一个白眼。

“什么啊!我怎么没听说过还有试用期!”杨雪妍不满地喊道。

“废话,我要的是助手,如果是越帮越忙的人我可不敢要。”王俊凯始终保持着抱臂的姿势,说完话后侧过头瞥了眼王源,龚韵茗在旁边拱了一下王俊凯。

“源源你别理他,阿姨要你了噢不要担心。”王俊凯啧了一声扭过头去抱怨似的喊了声“妈”。

“谢谢阿姨...”王源听到龚韵茗对自己的称呼后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回过神来冲阿姨笑了笑,迅速瞥了一眼旁边的王俊凯后又赶紧挪开视线,他总觉得以后的日子一定不太好过。

“那个,我有一个请求。”王源沉默良久后艰难地开口。

“什么请求?”

“我晚上能不能睡在店里?我绝对不会偷东西啊之类的你们放心,我可以把身上的东西都交给你们...”

“你是来外地来打工的吗?打工仔?刚来不久?还没找到房子?”杨雪妍忍不住好奇又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呃..算是吧...总之...就是这样了。”王源皱紧了眉头,又露出了刚进门时那个局促不安的表情。

“源源啊,要不这样,你就和小凯睡一个房间吧,家里有张折叠床的。”

“妈!”

“小凯听话,都是要一起工作的,别对人家这么不友善。”

“阿姨这样不太好吧,我不用睡到你们家去的在店里就好了,门口那个小沙发...”

“这么高一个男孩子怎么睡沙发呀,源源你别担心,我们家呢和餐厅是连着的,不会不方便的。”龚韵茗看了眼门口的小沙发皱起了眉头。

“和餐厅连着?”

“对啊对啊!这里算是家庭餐厅吧,厨房后面就是房间啦,是不是超神奇的,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惊呆了!”杨雪妍趁机插嘴。

王源又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眼王俊凯,果然对方已经把不情愿通通写在了脸上。

“喵~”突然身下传来一声猫叫,王源闻声望去,看见一只毛绒绒灰色短腿猫慢慢地走到了自己脚边,蹭了蹭自己的脚然后找了个合适的位置躺了下去。

“这是团团。”杨雪妍看着王源拘谨到不敢动弹的样子笑了出来,“看来它很喜欢你呢。”

“好了不早了,小雪你也赶紧回家吧,外面的雨好像小了很多。”王炜华也很欣慰,拍拍杨雪妍的肩提醒她。

“好的叔叔,那阿姨,小凯哥。”杨雪妍拿起一边的伞朝屋里的人招了招手,“还有王源,明天见啦!”说完便撑起伞走出门消失在了雨里。

“源源也赶快进屋吧,小凯你去把折叠床拿出来弄好,我去拿被子。”龚韵茗赶紧把王源往里面推,“哎呀源源,你还是先去洗个澡吧,等会儿该感冒了,你没有换的衣服吧?小凯你去拿一件给他。”

“谢谢阿姨...”王源就这样被推进了浴室,龚韵茗急切地关上了门还不忘在门口嘱咐一句“龙头往左是热水往右是冷水”,王源嘴上答应着好,却望着小小的浴缸沉思了许久,最后低下头抓紧了刚刚王俊凯塞给自己的T恤和裤子,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即那抹笑又变得苦涩,扬起的嘴角抿着苦味向下弯去,让人捉摸不透。

等王源洗完澡忐忑地踏进王俊凯的房间,王妈妈已经帮他安顿好了一切,折叠床就架在王俊凯的床边。王俊凯正坐在电脑前认真研究着什么,等王源进来后抬头匆匆看了他一眼,然后站起来朝房间门口走,蹭着王源的肩膀走了过去。王源傻乎乎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王俊凯又突然折回来拍了拍王源的肩膀,“你过来。”

“这是你的牙刷,毛巾,都是新的,牙膏放在这里了。”

“噢。”王源在一旁不住地点头。

“刷完牙洗完脸就回房间吧。”

“噢,好。”

王俊凯说完后转身要走,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在门口停住了。

“是我妈让我告诉你的。”

“噢...”

什么嘛...你就算不说我也知道不可能是你主动帮忙准备的好吗!

“嗯...弄完了就来房间睡吧。”

“噢...”

王源洗完脸刷完牙,又一次忐忑地踏进了王俊凯的房间。

虽然才初次见面没说过几句话甚至连眼神也没怎么对上过,但王源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一定很难相处。

王俊凯看了他一眼后就出去洗澡刷牙了,等回来时王源还像刚刚那样局促地坐在他的小折叠床上,待王俊凯进来时立马可怜巴巴地抬起头望着他。

王俊凯却没有理王源,拿着搭在肩头的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又坐回了电脑前。

干嘛要这么冷漠嘛...王源眨眨眼满脸的失落。

王源抿着嘴低下头抠手指,房间里瞬间变得无比安静,尴尬到了极点。

“那个,小凯...”

“王俊凯。”敲击着键盘头也不回。

“噢...王俊凯。”这是王源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却一下子又不知该如何接话,像是被一口碎冰卡住了喉咙,冻得全身哆嗦。

“我还有些事情要做,你先睡吧。”王俊凯边说边站了起来,去门口关掉了灯,房间里只剩下亮着的电脑屏幕。

“嗯。”王源也不打算自讨没趣了,再继续没话找话绝对没好处,他可不想再招惹到王俊凯,于是王源干脆乖乖躺下盖好被子。

王源脑子里很乱,有很多事需要思考,有些事是未知的,有些事是不可逆转不想面对却又不得不面对的,他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何去何从,可是既然已经决定了就只好得过且过,至少不管发生什么他也觉得不会有比坐以待毙更糟糕的事情了。

第一次睡这样的折叠床王源虽然有些不适应,但身下软软的床垫和身上盖着的被子有一股暖暖的太阳的味道,这让王源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奶奶总是会定期把他的被子抱出去晒一晒,那上面的味道和现在的一模一样。王俊凯按鼠标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意识渐渐模糊,也许是太累的缘故,王源很快就沉沉地睡过去了。

当王俊凯和客户谈好设计图时已经凌晨一点半了,他伸了个懒腰关好电脑,借着手机的光走回床上,看了眼身边紧紧抱着被子蜷缩成一团的王源,真的像只小奶猫。王俊凯盯着他紧锁的眉头看了一会儿,鬼使神差地抬起手想帮他把揉在一起的被子扯平后重新盖好,但手抬了一半王俊凯就立马刹住了车。

真的是脑子出问题了,竟然想给他盖被子。

王俊凯迅速躺下裹好被子,像是跟刚刚的自己赌气似的转过身背对着王源,过不了多久也睡了过去。

连续下了许多天的雨,在这一夜突然停了。


(2)

评论

热度(1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