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黄叶闭疏窗_

东哥一生推,毒唯死全家。

【靖苏/靖苏衍生】金殿承安·羚羊挂角

. 与君歌 盼乌头马角终相救:

#打情骂俏#


#和我一样甜#


#不要脸#


【承】


【转·上】


礼部侍郎岳祥齐,是先帝在时提拔上来的人。这个人曾在宗正司任宗正丞,对皇家礼制甚是了解,为人圆滑老练,先帝曾经评价他是“人在三尺外,笑从眼中迎”,人缘好,懂进退,行事却低调得很。岳祥齐此人虽然不贪权不图利,却极为在意他那两子一女。长子在军中做了个武将,无功无过平庸的很,身上别说军功,怕是多数人连听都没听说过他。庶子争气些,在少府台右藏署任职,是个精干之人,很受萧景琰的赏识。两个儿子皆已成家,只剩下了赵祥齐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女岳菡霏,成了岳祥齐最挂牵的事情。


家中幺女,掌上明珠,岳祥齐恨不能珠玉琉璃捧到她眼前,再好的人家都觉得差了自家女儿一等,眼高于顶,岳菡霏及笄时岳祥齐就开始筹备她的婚嫁之事,如今女儿都已经花信之年,岳祥齐把皇亲国戚重臣百官的家谱都快背下来,岳菡霏却还待字闺中,急的岳夫人三番五次与岳祥齐吵闹。萧景琰登基之后,好事之人打趣岳祥齐说恐怕只有做个国舅爷您才觉得千金能托付了。本是玩笑话的事却被岳祥齐上了心,把念头打到了萧景琰长草的后宫里。


“岳大人……不是个奸臣。”


梅长苏嗯了声附和萧景琰这话,两个人的眼睛一起盯在了那封折子上,这封折子就是岳祥齐呈上来的,虽然惹得萧景琰不痛快,但是字里行间并无僭越,可以说话说得甚是巧妙。所诉桑蚕礼也算是礼部职责之中的事,纳娶和子嗣一事也不过是借着内外命妇的事说了两句,既谏言又点到即止。虽然国本之事用移花接木的法子瞒天过海,但是开枝散叶这种事,本就是皇家的要是,只不过萧景琰这皇帝娶得人有点小遗憾,因为皇后虽然号称麒麟才子,但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他也是生不出啊。梅长苏叹着气拿折子一下下敲着石桌,萧景琰知道他在盘算事情也不出声打扰,过了许久才听梅长苏啊了一声。


“岳菡霏,岳菡霏,她不是小时候说要嫁给景璘那个小幺儿吗?”


“老八?”


“你忘了?算了我看你那个木头脑袋,也不记得什么。”


莫名被数落一通的萧景琰张了张嘴还是作罢,安静闭嘴给准备讲故事的梅大才子倒水。


“得是十几二十年的事了,宸妃姑姑生辰,先帝赐宴宫中,各世家门阀命妇都到宫中赴宴,其中就有岳夫人和刚刚四五岁的岳菡霏。那时候景璘也才八……还是九岁?岳菡霏在宸妃姑姑宫里的花园跑的不知去向,岳夫人既急又怕岳菡霏再不小心出了错处,当时我和你还有景礼景璘刚刚从黎崇先生那赶过去,岳夫人就求到了我这边。最后是景璘在假山上找到的,脸都哭得一片红,我和你谁去抱都又闹又蹬腿的。怕她摔着,我就让景璘去牵她,结果一伸手岳菡霏就乖乖下来了,宫宴都一直粘着景璘。”


让梅长苏这么一说萧景琰倒是有了印象,从那之后岳夫人和景璘的母妃倒是交情不浅,后来差点就得了赐婚。但赤焰案之后,岳家为黎崇老先生谏言而遭先帝斥责,岳祥齐左迁,降官宗正丞。长子原本文采不菲,却被钦点进纪城军做了百夫长。萧景琰那时就已不在宫中,南征北战自然也就没有功夫探听这些闲事。景璘母妃过世后,景璘既无势力也无心党争,比萧景琰还要不起眼。景璘生性温和不问朝纲,就算是萧景琰登基之后,景璘连进宫都是少数,闲云野鹤的性格,比纪王爷还少了几分对红尘的留恋。


“如此说来,岳菡霏这个年龄还不出阁,莫非……还惦记着景璘。”


梅长苏唇角微扬不置可否,萧景琰却想到了另一桩事,愣了片刻才张大了嘴


“我三番五次和景璘提成家之事,他都顾左右而言他,小九前年取妃的喜宴上还被纪王爷逼问,结果他第二天就躲到了景亭兄长那边,难不成……”


看着萧景琰恍然大悟地模样,梅长苏笑意又舒展几分,拈了云片糕丢在嘴里划开。萧景琰虽然想通了这块关窍却还是有些怔怔,一把拉住梅长苏又去拿他眼前金桂小月的手,下意识呵斥出声


“别吃了,你晚上还睡不睡,自己多大的饭量不知道吗。”


“哦……”


梅长苏讪讪缩起手,捧着茶杯看萧景琰发呆,不一会儿眼神就飘到了萧景琰前面的点心盘子上,眼睛眨两下就抿抿嘴,看看盘子又摸摸自己的胃,最后还是没忍住,伸手在萧景琰眼前晃了晃让他回神


“我觉得我还能……”


“不行。明天再吃,我又不和你抢。要是这么说来,景璘为何不和我提……”


等了半晌梅长苏都没回话,萧景琰只好转头去看,就看着梅长苏低着头捧着茶杯一口口抿着,看也不看他。萧景琰又气又笑地拿手指头去戳他脑袋,结果被梅长苏摇头晃脑地躲开,贼兮兮地笑着伸出一支手指头


“一个问题一个点心,陛下换不换。”


“……半个。”


梅长苏一撇嘴,挑了挑下巴勉强允了,拿到萧景琰掰给他的半块金桂小月吃完,才意犹未尽的拍拍手给陛下答疑


“这其中原因嘛,很简单,你大概也能猜到。”
“岳大人不愿?”


“这是其中之一。景璘的性格你也知道,温和有礼但少了些魄力和担当,他虽然倾心岳菡霏,但是和岳大人想法差不多,景璘也怕自己这么个闲散王爷配不上岳菡霏。更何况岳大人这么多年择婿的事情早就众所周知,现在岳大人把主意打到了你头上,你觉得景璘有什么心觉得他能让岳大人改主意,放着你这么个文治武功后宫空置的皇帝不要,去选他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小王爷。”


“但……”


“你是不是觉得岳大人和景璘都打错主意,他们应该看得出来你不愿意?但是景琰,你想想岳大人和景璘是如何看岳菡霏的。”


萧景琰被梅长苏问得一愣,看着梅长苏得意轻笑地样子,恍惚了下才也笑出声


“大约是如我,得偿所愿之后,再看倾国倾城不过尔尔吧。”


“……登徒子。”


“冤枉。”


【转·下】

评论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