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黄叶闭疏窗_

东哥一生推,毒唯死全家。

【蔺靖】有美一人兮

穆穆不惊左右:

没有逻辑的故事。







萧景琰今日在朝堂上被几个老臣轮番进谏。




“陛下你早及弱冠,应该尽早立后成家,以稳我大梁江山社稷。”


“陛下切勿一时意气贪玩,还是先选个皇后,当以大局为重啊!”


“陛下您看,掖庭丞已经把人家姑娘的画像呈上来啦,漂亮的嘞,您看一眼?”


萧景琰木着一张不约脸,看起来听得十分认真。


实则目不转睛,正一根一根数着老臣抖来抖去的胡子。


三百八十一、三百八十二、三百八十三……


啊,他又乱动了,重新再来。


半晌,老臣们终于说完,看陛下倒是听得非常专注。


终于面露一丝欣慰之色,深感孺子可教,拱拱手:“臣说完了,还望陛下三思。”


萧景琰从他的胡子上移开视线,神色淡淡:“说完了?”


老臣忠心耿耿:“说完了。”


萧景琰面无表情:“那退朝吧。”


皇帝陛下金丝龙纹的袖子一甩,跑得比谁都快。




讨老婆这事,在萧景琰看来根本不算什么事。


想当年他还是靖王的时候,也被他爹指过一个靖王妃。可靖王殿下骑马射箭南征北战事事关心,就是对靖王妃不怎么上心,如花似玉的姑娘风情万种坐在他旁边,萧景琰能一门心思盯着一盘榛子酥看半天。


靖王妃心有戚戚,盯着萧景琰,试图用眼神勾引名满天下的靖王殿下。


秋波送到眼睛抽筋。


被盯得久了,萧景琰终于反应过来,抬头看看靖王妃。


萧景琰迟疑片刻,精瘦双指拈起一块榛子酥:“你也想吃?”




嫁了几年,小手都没拉过,靖王妃气哼哼回娘家了。







是夜,靖王连夜造访蔺府。 




蔺府的主人是琅琊阁主。


靖王登基前,蔺晨曾在暗处帮衬了不少。登基后干脆大摇大摆在金陵买了处大宅子,一年到头挑个好时节,就来金陵住上一阵子。


而萧景琰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养成的习惯,但凡蔺晨在金陵,有事就总要往人家家里跑,吃吃喝喝再留个宿。


没事皇帝陛下也总能找点事,寻个由头还是要去。




萧景琰到府的时候,蔺晨正倾身在案前作画。


画中人眉目清朗,身姿挺拔,一袭红衣,身后是巍巍汉宫层层宫阙。


眼睛圆啾啾。


 


萧景琰火急火燎推开房门,蔺晨随手挡了画卷:“有事?”


“今日朝堂上,几位老先生又劝朕早日立后……”


“嗯。”蔺晨答应着,慢悠悠卷着画卷。


萧景琰眼风一扫,状似无意瞟了瞟蔺晨手头的东西:“先生画什么呢?”


“画美人。”


萧景琰探探头,那画偏被掩得严实。


“哪位美人?”


蔺晨十分坦荡,“蔺某的心上人。”


萧景琰怔了片刻,眼睛一抬:“先生有心上人了?”


蔺晨正给萧景琰倒茶,瞥见萧景琰的表情,觉得十分有趣。


原来这皇帝陛下的眼睛还能睁得更圆,回头可以照着这模样再画一幅。


“有啊,”蔺晨翘着腿坐下:“许多年了。”


萧景琰不说话,低头喝茶,漂亮的指尖不着痕迹地捏了捏茶杯。


“当年蔺某第一次入金陵,偶然见得美人雪地舞剑,斯情斯景,至今不敢忘。”


萧景琰继续不说话,捏得更用力。


靖王殿下自然也会舞剑。


蔺晨揉了揉萧景琰指尖:“陛下,您手里的茶杯是前朝的绿釉青瓷,贵得很。”


萧景琰赶紧把茶杯放下,左右看看,确认没捏坏。




萧景琰生下来就不算得宠。


以至于小时候在宫里哭都不敢大声哭,蔺晨觉得日后靖王殿下时不时跟人红红眼圈的毛病,可能是小时候该哭的时候不敢哭,硬生生憋坏的。


萧景琰还做靖王的时候,他爹已经很不待见他,给他那几个哥哥一赏一个新府邸,一赏黄金一千两,再一赏又是七八房小妾。


萧景琰什么也没有,他父皇不赏,他也不在乎,穷就穷点。


别说什么绿釉青瓷,靖王府吃饭都是大碗一锅烩的,照样吃好喝好。


如今做了皇上,富有四海了,当年的那点穷心思终究没好利落。


没关系,勤俭治国,挺好。


萧景琰放过了小茶杯,轻咳一声:“既然有心上人,可朕听闻蔺阁主并未婚娶。”


蔺晨乐呵呵:“蔺某的美人不开窍。”


萧景琰冷笑:“阁主可以亲自去撬。”


“榆木脑袋重,撬不动。”




蔺晨日记:


今天又撬了撬榆木脑袋,果然不开窍。


不敢用力撬,用力就恼了。


不过摸了小手,甚爽,甚爽。




三 




不久,宫宴,群臣百官,皇亲国戚,热热闹闹坐了满满一个花园。




大臣们趁机把给萧景琰相中的几个小姑娘都带来了,可是为皇帝陛下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


温香软玉在侧,萧景琰心无旁骛,蔺晨眼睁睁看着他咕咚咕咚喝了一壶水。


全方位诠释何谓坐怀不乱,活脱脱一个大梁萧下惠。


小姑娘眼见蹭不进陛下怀里,又一个个争着要去表演节目。


你跳个舞,我弹个琴,萧景琰眼睛也不抬。水喝完了,这会正一口一个榛子酥。


最后一个小姑娘,发现前面几个温文尔雅的琴棋书画都不顶用,灵光一现剑走偏锋,要给陛下舞个剑。


一直垂着眼皮认真磕榛子酥的萧景琰终于有了反应,厉声道:“不许去。回来!”


哦,原来陛下一直看着呢。


小姑娘站住,略微欣喜地看着台阶上的陛下。


萧景琰眉毛一拧:“战英,朕的剑呢?”


在旁边和飞流抢鸡腿的列战英赶紧在衣服上蹭蹭油手,给陛下取了佩剑。




陛下舞剑,意在哪里大臣们不知道,但是蔺晨知道。


飞流正趴在庭边的桃花树上看热闹,看到水牛过来,抱着树干一阵乐呵。


于是纷纷扬扬落了一树桃花。


“水牛!花瓣!好看!”


飞流看着桃花瓣飘飘洒洒落在萧景琰身上,晃得更加起劲。


这舞台特效,蔺先生默默给了个满分。


 


完事了,萧景琰剑花一挑,收剑回鞘。


群臣也是第一次见到平日里闷声闷气一言不发的小皇帝有这本事,一个两个的搜肠刮肚想着如何引经据典,夸夸小皇帝才是要紧。


没想到萧景琰谁也不理,提着剑就往蔺晨面前去。


蔺晨还在笑呵呵。


萧景琰气势汹汹走过去。


蔺晨给他第一杯水:“不错不错。”


萧景琰:“朕比起……”


说了三个字,觉得十分无趣,咬了咬下唇不说了。


“倒也不是不如。”蔺晨伸手把萧景琰睫毛上落的那片桃花瓣摘去,贼兮兮地藏进袖子里。


皇帝陛下面容略有松动,似是松了口气:“朕比美人强?”


蔺晨连连摆手:“那没有。”


萧景琰眉毛又拧上了。


蔺晨默默给一个暗示:“景琰何苦跟自己叫这个劲。”


萧景琰拒绝了你的暗示,并且继续较劲。


“朕没有。”




蔺晨日记:


舞剑还是那般好看,飞流摇树摇得很带劲。







宴罢,蔺晨以喝高了为由,偏要留宿。




两个人于是并排躺在龙榻上。


萧景琰盯着帐顶龙纹怔了许久,睡不着。


蔺晨翻了个身,单手拄着大头看萧景琰沉在夜色里的侧脸。


“景琰。”


“嗯。”


“不几日便是蔺某的生辰。”


萧景琰转过头来看他,眼睛在夜里亮晶晶,难得语气放软:“先生想要什么礼物吗?”


“陛下知道,蔺某一直惦记着一个美人。


“……”


“陛下怎么不说话?”


“……”


蔺晨伸手,精准地捏了捏萧景琰的鼻尖:“睡着了?”


“朕听着呢。”


萧景琰这句话没什么语气,奈何鼻子被人捏着,声音闷闷的。


“景琰刚才问我生辰想要什么礼物,不如给蔺某赐个婚。”


萧景琰利落地翻个身,背对蔺晨:“朕可管不了这些。”


蔺晨:“陛下富有四海,怎么管不了?”


萧景琰凶狠地揉着枕头的边角:“朕睡了。”


蔺晨沉重地叹一口气:“美人不喜欢说话,口是心非这门功夫又练得很好,一言不合就开打,性子暴得很。蔺某一时摸不清他的脾气。方才出此下策,罢了罢了,陛下不管也是对的,各人有各人的姻缘。”


萧景琰保持沉默。


蔺晨仰面枕着自己胳膊躺下,兀自感慨:“他出身高贵,蔺某无论如何都是高攀。如果可以,做个倒插门也是可以的。”


萧景琰对着夜色幽幽道:“先生可真是用情至深。”


蔺晨诧异:“陛下不是睡了吗?”


漫长的沉默。


半晌,蔺晨又问:“既然景琰不愿意赐婚,那今年送蔺某什么?”


萧景琰:“给你个痛快。”


蔺晨试图扳了扳萧景琰的肩膀看他脸色,没扳动:“怎么生气了?”


“……”


“当了皇帝,脾气也是大了。”蔺晨无限怅惘:“你十几岁的时候想吃宫外的梅花糕,求了我半日,那时候倒也没这么大脾气。”


“景琰现在腰间挂的金麒麟,是你几岁生辰时我送的礼物来着?”


“景琰最喜欢的那套亲王服,可不是我琅琊阁做的?那条我亲手选的小裙子,我记得你最喜欢穿。”


“不是小裙子。”


蔺晨不理他,继续感慨:“那年你皇帝老爹要给你娶个靖王妃,你什么也不懂,婚前看的小册子也是我从我琅琊山上给你带来的,精挑细选了好久,都是最好看的,江湖上卖得最好。”


萧景琰没忍住,翻身用被子捂住蔺晨。


“你给朕的是《龙阳十八式》!”


“哦……是吗,蔺某不记得了。”




蔺晨日记:


《龙阳十八式》也是江湖上卖得最好的《龙阳十八式》,景琰还是不懂。


睡一张床了,爽甚,爽甚。


龙床倒也没有多软,景琰身上有的地方摸着倒是软。


有待日后考究。


 


五 




蔺晨生辰,回了琅琊阁,顺便编了今年份的琅琊榜。


再回金陵,已经是几个月后的事情了。这几个月皇帝陛下依旧被老臣们轮番进谏,古往今来一通乱讲,仿佛不娶个媳妇他大梁就要完。


后宫不热闹热闹,社稷苍生都危险。


可他父皇后宫挺热闹,也没见到天下多太平。


萧景琰软硬不吃,萧景琰油盐不进,萧景琰老老实实地听完,转头就忘。




蔺晨回来了。


陛下这几日老老实实上朝,捱到第三日,还是没见到蔺晨。


萧景琰从桌上随手捡了几本奏疏,借口有国事要与蔺晨相商,脚下抹油跑得比兔子还快。 




六 




二人商谈完国事。萧景琰半推半就,又留宿了。


两个老光棍并排躺在床上。




蔺晨给萧景琰讲起自己此番回去的见闻,江湖上又有什么新鲜事。


某某盟主抢了某某掌门第十八房姨太太,打得不可开交,姨太太最后跟某某教主跑了。


天下闻名的某美人又带着球和哪个穷书生私奔了,书生艳福不浅,可是生了个孩子长得像武林盟主。


萧景琰听得兴致勃勃。


本来是躺着的,听着听着一骨碌坐了起来,目光炯炯盯着蔺晨。


蔺晨给他拿锦被裹上两圈,怕皇帝陛下着凉。


这些故事萧景琰是很喜欢听的。


他生在天子脚下皇帝身边,说好听了是皇家威仪,说难听了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从小可没什么人给他讲故事,再大一点,爹是见不到,见他娘一面海要按日子算。


蔺晨说的那些才子佳人他都没听说过。小时候缺了什么,长大了好像怎么补也补不回来。


蔺晨也喜欢给萧景琰讲故事。


每到这个时候,九五之尊的神态仿佛被推回去了许多年。




故事的结尾,才子佳人相会在杳无人烟的桃花岛,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朕也想去桃花岛。”


“可朕不能去。”


蔺晨说那地方四季长春,一年到头都有桃花看,也有桃花糕吃,和金陵城卖的一样好吃。


萧景琰裹着被子皱眉道:“金陵的桃花只有春日才开。”


蔺晨摇头:“倒也不是。”


萧景琰皱眉:“不是吗?”


蔺晨摆出个海棠春睡的造型:“蔺某知道一种桃花,一年四季都能开。而且今日种了明日就开,很是方便。”


萧景琰俯身看蔺晨:“真的假的?”


蔺晨点点头:“当然是真的,陛下想种吗?”


萧景琰无奈:“朕可不会。”


蔺晨:“我会,景琰要是喜欢,现在就可以教给景琰。今日种上,明天就开了。”


萧景琰:“那就种吧。”


蔺晨:“陛下确定?”


萧景琰来了兴致等不及,起身就要披衣下床。




被蔺晨一把拽回来,从脖子到腰窝种了一路桃花。


蔺晨信誓旦旦,明日肯定要开花。


“景琰喜欢粉一点的还是红一点的?”


蔺晨体贴地言传身教:“这力道很重要,景琰要仔细学。”




蔺晨日记:


今日没空记日记。







陛下第二日上朝的时候脸色很不好。


脖子上还围了个毛领子。


这才早秋,也不怕捂出一身痱子。


陛下脸色阴郁,在大臣们依次讲完各部常事之后,又开始日常给皇帝陛下张罗着相亲。


“宰相家的小女儿及笄了,这是姑娘的画像。”


萧景琰接过来,草草扫一眼,扔到一边。


“你看侍郎家那大女儿,你们小时候光着屁股一道玩大的,现在人家的女儿都能打酱油了。


萧景琰托着下颌出神。


“陛下您最近和琅琊阁来的那位走得太近了!他是什么身份,您是什么身份?老臣听说这位琅琊阁主也未婚娶,陛下可切莫学他。”


萧景琰揉揉腰。


“陛下,您在听吗?”


萧景琰扯扯自己的毛领子,这围着跟个口水兜似的,不舒服。


“陛下,您说话!”


萧景琰如梦初醒,扫一眼庭前众臣。


又揉揉腰。


萧景琰神色恹恹:“朕不娶。”




大臣们一脸惊恐,反了反了!这皇帝要造反了!


可是天下就是他萧景琰的天下,他造谁的反?




群臣陷入漫长的沉思。


终于得出一个沉痛的结论:如今的皇帝可真是管不住了。


 





萧景琰今天早晨是被蔺晨从被窝里糊里糊涂揪起来的。


萧景琰委屈,他觉得春宵一点也不短,日还没起他就要起,几百年后的白居易简直胡说八道。


蔺晨说去给他打水来洗脸,让陛下先在被窝里坐着。


然后端着水盆就跑了。


要赶在萧景琰清醒过来前先开溜,不然分分钟要打起来。




萧景琰一个人坐了会,盯着不远处的桌案愣了片刻,光着脚跑下地。


桌案上放着好几卷画轴,他认得的,那是蔺晨所谓的美人,今天画了明天画,没完没了。


他一幅幅地展开。


朕要全部撕了。朕发誓。


看完,又一幅幅地合上。


特别特别没出息!







萧景琰下朝,蔺晨就等在他寝宫门口。




拆礼物似的拆了萧景琰脖子上的毛领子。


“昨天种的今天该开花了,让我看看颜色如何。”


“景琰觉得怎么样,下次想浅些还是再深些?”




 



评论

热度(1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