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黄叶闭疏窗_

东哥一生推,毒唯死全家。

蔺少阁主的药丸们系列 1

荷叶糯米糖:

【凡药物都有研制过程。然而蔺少阁主闲暇之余研制的药丸奇就奇在那些用途,简直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




——————————————————————


据说梅长苏火寒之毒极深时,蔺晨曾特地研制过一种断发丸,却被蔺老阁主厉声驳回。理由是,那些被蔺晨用作实验的动物——无论金丝鼠,白鸽,甚至战马——脖颈以下完好无损,脖颈以上毛发却齐刷刷掉个精光,只顶个光秃秃的脑袋。


“有碍观瞻!”蔺老阁主长袖一挥,不怒自威。


梅长苏醒来后得知此事,面上波澜不惊,内心拽着蔺老阁主衣角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感谢老阁主丸下救人。


有了前车之鉴,多年后某日,当江左梅郎从苏宅中醒来,发现自己竟一夜间缩回一岁男孩的身形,第一反应并非震惊或崩溃,而是把自己仔仔细细地裹好后,冷静地敲开蔺晨房门。


“你又给我下了什么药?”




蔺晨看着小小的梅长苏鼓着一张包子脸,仰着脑袋满脸质问,身上围着他平日的腰带,样子可爱极了。


“哎呦我说小弟弟,你是谁呀~~~?”


小包子闻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我是你大爷。”


“这小东西,真没礼貌!”蔺晨故作严肃地一撇嘴,“来蔺晨哥哥抱,蔺晨哥哥给你桂花糕吃,好不好呀?”


梅长苏没理会蔺晨伸出来的手,绕过他直接走进屋子,坐在了蒲团上。


“多久。”


“你这人,真没劲……”蔺晨咂咂嘴,“应该是十二个时辰,不过还有待观察。”


“你让我以这副身躯呆一整天?!”


“哎哎哎,你别急嘛。”见宝宝要炸毛,蔺晨连忙出手安抚,“试用药品嘛,时效还在观察。况且你的火寒之毒有中和,说不定几时辰就恢复了呢~”


梅长苏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哦,试用药品。也就是说,我还有可能到了时辰也回不来?”


“……这个嘛……也是有可能的啦……”


“蔺晨!!!”




黎纲甄平拼命压抑肩膀耸动的频率,低着头不敢看他们宗主。


原是进来例行汇报,却看到宗主的位置上坐着个粉雕玉琢的男娃娃,正煞有介事地端起杯子喝茶,结果被茶烫到了,五官痛苦地扭在一起,吐着小舌头,小手拼命扇……


宗主,小孩的感官比成年人敏锐很多的,您太不小心了。


……


重点好像错了。


平日里早被蔺阁主坑惯了,此时众将士内心瞬间得到了抚慰和平衡。


终于啊,连宗主也未能幸免。


啊……现在应该叫少主?少宗主?宝宝主?


哈哈哈哈哈哈哈……


“想笑的——”


梅长苏放下茶杯,拿起一本卷宗。


“——忍ze。”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到梅宝宝故作威严却口齿不清的奶音,原本还努力忍耐的众人终于忍不住哄堂大笑。


……


自然,笑过之后代价是惨痛的。


然而众人都觉得——值了!




飞流看着幼儿版苏哥哥,又好奇又担心。


蔺晨在一旁介绍:“飞流,这是你的苏弟弟~”


“弟弟?”


梅长苏仰着头。


“飞流,别听他瞎说。是苏哥哥。”


飞流乐呵呵。


“弟弟!”


……


梅长苏放弃了。


蔺晨坏笑着摸摸梅长苏的小脑袋。


梅长苏瞪他。


飞流一把抓住蔺晨手腕,拦在梅长苏身前。


“欺负!不行!”


梅长苏躲在飞流身后冲蔺晨得意地笑。


蔺晨自然不会善了。


“飞流,弟弟这么小,要抱抱呢。”


“抱?”


飞流疑惑地回头看梅长苏。


苏宝宝拼命摇头。


飞流冲他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回头指着蔺晨。


“你,不行!”


梅长苏刚松了口气,便感觉身体腾空而起,跌进一个怀抱里。


“飞流抱!”




“靖王殿下到!”


好不容易从飞流怀里挣扎出来想休息一下的苏宝宝一口茶喷了出来。


“景琰怎么来了!快,快让我藏起来!千万不能让景琰看到我这个样子!”


梅长苏倒腾开小腿儿满屋找藏身之处。


屋内一众被萌化的江左盟下属跟着手忙脚乱帮他们宗主宝宝找地儿。


“宗主,藏椅子底下,再找人坐在上面!”


梅长苏粗略一想或许可行,连忙啪嗒啪嗒跑过来噗通趴在地上,撅着小屁股往椅子下面爬。


“靖王殿下!”


梅长苏撅着屁股僵住了。


“本王有事请教苏先生。先生人呢?”


众下属不由齐齐看向他们半个屁股还露在椅子外面的宗主。


萧景琰顺着他们的目光一道看去。


“这是……先生的……?”


不要。不要。不要……


“弟弟!”


……


此刻,梅长苏的内心是绝望的。


蔺晨,我跟你没完!!!





评论

热度(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