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黄叶闭疏窗_

东哥一生推,毒唯死全家。

[楼诚衍生/凌李/现代ABO] 李sir今天痴汉了吗 -3-

夜鸦:

2015.11.11




* 小李同志压抑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了,撩汉子成功指日可待!


* 大队长用了郑秋冬的名字,是胡歌在《猎场》里的角色。(为了强行胡霍,我当然煞费苦心


*正文前废话一堆到底是什么毛病








chapter 3




脑子里的念想一闪而过,李熏然不好意思地皱了皱鼻子,点头表示接受凌主任教诲。凌远略低头看了他两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来实习的学生带得多了,对方对自己的话听没听进去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不过本来也算自己也交浅言深,虽然觉得和李警官投缘,但自己这样动不动就开口教训人的毛病也实在得改。




凌医生看李熏然没有在说话,怕他觉得不自在,拿公筷给李熏然夹了菜,决定换个轻松的话题聊。




「我虚长你几岁,叫你熏然可以吗?」凌远开口问,没有丝毫不自在。




……妈妈呀,我刚听见天使在叫我名字……不穿衣服有八块腹肌的那种……




李警官勉力保持一个恰当的微笑,不让嘴角咧太开:「当然好了,我也可以叫你大哥吗?」




凌远笑了,眼神中露出一种满意的色彩:「你叫我一声大哥,那我可得对你负起大哥的责任来。」然后又想了想,问:「你对骑摩托车有感兴趣吗?」




李熏然就骑过那种旁边带篓的双人警用摩托车,但凌远肯定问的不是这个。男人,谁都逃不了对速度和激情的狂热。李熏然没有犹豫,点了头。




「那好,这个周末我有空,你要是乐意的话,我带你去飚一圈,市外有座明台山,适合骑车,怎么样,有空吗?」凌远聊起了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便十分像一个想带弟弟出去玩的大哥,表情语气都轻松不少,话也多了起来。




李熏然是家中独子,但一直是周围同龄人中年长的那个,一直被要求照顾弟弟妹妹,鲜少有这种当弟弟的感觉。心中又是一荡:「骑摩托车是不错……但说不定你会发现骑别的也不错呢……」




李警官被自己黄暴的脑洞给羞耻到了,但又确实喜欢这种温柔,不由自主地就笑出来,高兴地说好啊,那就周六吧,周日自己就有事儿了呢……聊到身体都渐渐热了起来。




凌远看着他,忍不住伸手薅乱了对面青年的一头呆毛。明明已经深秋,李熏然却觉得那个瞬间热的有些出汗。往后跟凌医生到底聊了些什么他已经不太能记清。那个人就坐在自己对面,时而轻笑低语,时而严肃地告诫着什么……


不管是哪种表情,仿佛都在那些瞬间里被拓印下来,透过视网膜烙到自己的脑子里,散发出一种疑似香甜的热气……




等李熏然意识到有些不对的时候,他自己已经能闻到空气中传来的那一丝微妙的甜味。




糟糕!




意识到情况不妙,李警官长期经受训练的身体马上做出了反应——抬腿就跑!


居然差点主动发情了!?




这是和男神的第一顿饭,肚子没有吃饱,情感还没来得及深入交流,李警官却差一点当众发情起来。痴汉之魂高烧败退,撩汉子不成,自己先落荒而逃,估计还要落下个变态的印象!



「你个傻逼!!」李熏然一边痛骂自己,一边甩开凌远、开车往局里狂奔。躲回局里的卫生间,大冷天的硬是得把整个头放到水龙头底下冲着才能让奔腾的信息素稍微慢下来一点。




「哟,李熏然你这干嘛呢?」同事过来卫生间放水。


「……面壁思过!」李警官凶狠地掉头龇牙,发梢水珠滴答滴。


「……那你继续……」同事一惊,提上拉链转身就走。


「……」






李熏然默默把龙头关上,内心一片混乱,午餐时对方温柔的笑脸又在此时的脑海中翻了出来,简直像刑侦课的PPT一样永远也放不完。可在他还没有想到任何有逻辑的片段时,出警的铃声又响了。


「集合!」郑秋冬大队长走上走廊吆喝,看到卫生间的李熏然,甩手扔过一条毛巾,「李熏然、贺宇、张朝跟我走了!」




李警官手忙脚乱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在心底默念:李熏然,你现在没有时间去想凌远,没有时间去猜对方有没有闻到自己的信息素气味,也没有办法去想用什么接口来解释今天失常的行为。你还有很多重要的工作要做,有案子要办,快点冷静下来!



李熏然低头再看了一次安静的手机,甩甩头,不做多想地上了队长出警的车。





入室抢劫不是小案子,一般是多人纠集或者携带致命武器。受害人报警的时候对方已经快抢完了,李熏然赶到现场的时候只看到公寓里的一片狼藉。





受害人是一对林姓夫妇,被人以物业管理为理由诱骗开了门,当时受害人家里正好有大量现金,所以抵死反抗,但还是让对方逃脱出去,自己也受了伤。因为对方进门时头部蒙面,受害人又怀疑是熟人所为,是以调查需要小心仔细。




按照一直以来的惯例,小李警官在出警的时候往往都负责安抚受害者情绪,同时通过交谈临摹案情。这主要是因为放眼潼市整个公安系统,没有比李警官长得更好、气质更另人亲近的年轻警察了。但这个时候的李熏然觉得自己头发半湿不干,衣服也不够干净板正,刚才差点发情又极大地损耗了体力,只得把活交给了队友,自己一个人埋头在这边统计财务损失、搜集现场证据。




郑秋冬看了他一眼,心里默默叹一口气,作为自己手底下唯一一个男性 omega ,又是自己老师的儿子,李熏然却没有在工作上任性过一回。这一次失常,背后一定是有情况了。




「熏然,这边林先生手上的伤你带去医院处理一下吧。」郑队长发话了,走过来拍了拍李熏然,「你今天也跑一天了,待会儿把人送到,你就先休息好了。」眼神里是心知肚明的包容。




李熏然知道自己之前信息素暴走的样子瞒得过所有人,瞒不住郑秋冬,只能接受了队长的好意,带着受害人第二次去了医院。




人心真是难测,有的人在你身边呆了十几年,认识越来越深、欣赏越来越厚,却也越来越爱不上对方;有的人,就是突然一下出现在你面前,你就觉得那么投契,忍不住地要朝那人飞扑过去,头脑全无也满心欢喜。




深秋的夕阳和潼市的梧桐在车窗上交映,但英俊的李警官始终紧抿唇角,一言不发,让几次三番想开口寒暄的受害者林先生也只得把话默默地憋回去。




李熏然少有的一路无言,到了医院就把林先生规矩有礼地送到急诊室去了。这件事要是发生在今天上午,李熏然肯定二话不说就猴急地要窜上楼,要跟凌医生见个面,想听他随便跟自己聊聊天,就算不说话,也可以放自己沉醉在凌医生深邃的笑纹里。




但是再没有这种假设了,自己对凌远差点发了情。李熏然很清楚,那个时候,周围并没有什么诱导剂,对方也绝没有释放信息素故意引诱,会引动自己发情的原因只有一个,这就是自己,作为一个 omega ,对眼前这个 alpha 产生了单向的、强烈的渴求,这种渴求强烈到想主动引发对方的情潮、吸引对方的标记。李熏然简直不敢想象自己会做出这种事。


由于稳定有效的抑制剂出现,omega 不再是一个只能被圈养在安全领域中的弱势性别,在教师、护士等许多行业中、omega 有着自己独特的性别优势。




但李熏然跟这些还要更不一样,他从小以一个alpha要求自己,也以为自己最终会成为一个 alpha 。性别觉醒之后他消沉过一段时间,那段时间他被警校隔离,好安然地度过觉醒和第一次发情,那段日子他想了很多,是否要放弃当警察的理想?以后的身体又会有怎样的变化?但他还是决定试一试。




后来的故事证明他的坚持是值得的,觉醒为 Omega 没有阻碍他的身手和头脑,虽然永远地告别的刑警这个他梦寐以求的职业,但他还是可以查案,可以抓罪犯,可以做一个值得被依靠的男人。




他知道自己对凌医生见色起意,再见钟情,但他没有想到,长期用抑制剂压抑的身体,会做出这么诚实……甚至在他看来有些淫荡的反应。




倍感羞愧的李警官一路沉默地陪着林先生挂号、拿药、消毒、包扎,而林先生作为一个无辜的普通群众,对警察同志紧紧怀抱着自己用剩下的药剂和纱布伤感沉思这样的场景,实在是感到非常费解和紧张。伤口处理好之后,也不敢问小李警官要回自己买的药,尊敬地打了招呼,就一个人赶紧先走了。





小李警官没有觉得任何不对,拿着药走出医院大楼,深沉地迎向厚重的夕阳。凌医生一定知道了自己对他抱有这种不纯洁的心思,自己,怕是去不了周六的明台山了。







凌远跟着韦天舒下楼吃晚饭,一边走,一边觉得头晃着晕。




「你今天一下午都不对劲儿,怎么了啊?春心萌动?」韦天舒热爱八卦,直觉告诉自己今天凌远一定有问题。




韦天舒一说,凌远又想起了李熏然面色酡红推开自己的样子,心中涌起深深的无力。刚出大楼门,他好像又见到了中午李熏然离开时那辆远去的银色别克,揉了揉眼睛再瞧,却又没有看到了。


中午李熏然离开之后,凌远一直没有能够联系得上他。当时凌医生叫小李警官吃饭就是突然起意,根本没有想着带手机。谁想到聊着聊着李熏然会突然发情。凌远当时和李熏然靠得很近,他清楚地闻到了对方的气味,非常的甜,简直是在引诱自己。


但在公共场合发情非常危险,凌远当机立断要先把人带到自己办公室去,但是手还没碰到他,李熏然就自己猛地站起来跑走了。追出去的时候只看到那量银色的别克绝尘而去。


跟实习生开完中午例行的讨论会,凌远就一直找时机给李熏然打电话,但对方却一直没接。凌医生心下酸涩,想来自己也是一个可能的导致对方差点陷入危险的诱因,这个时候李熏然对自己这个alpha 产生防范是必然的,而且凌远自己也没有把握在闻道对方信息素的时候,自己有没有释放回应,自己的信息素十分霸道,如果真的让熏然不适,那就真是罪大恶极。




凌远深吸口气,低喝到:「滚你的吧,别在我面前叽歪,头疼!」凌远摆了摆手,不想理一旁等着八卦的韦天舒。




在食堂转了一圈,没有半点食欲。凌医生今天下午第31次查看手机了,看着空荡荡的锁屏页面,忍不住又划开再到通话记录和微信界面翻找一圈。那个勾着嘴角笑的头像,真的就没有来过一条新消息。


叹了口气,得,饭也吃不了了,还是去警察局看看他吧。




说不定自己有帮得上忙的地方呢?再不济,也得跟李熏然好好解释清楚啊,今天刚有的弟弟,不能被自己赶跑了。




我还想周六带你去骑我的哈雷呢。










TBC

评论

热度(522)

  1. 萧萧黄叶闭疏窗_夜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