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黄叶闭疏窗_

东哥一生推,毒唯死全家。

[谭赵]夜未央(一)

赤野:

* 已经打定主意不再同人了。结果上个月补伪装者掉进了楼诚的坑。人生真是几多惊喜。


* 谭赵文,实在喜欢这对没有同框过的西皮,算是给看电视剧时候留下的怨念找个出路。


* 筷子变蚊香的故事。


 


一、谭宗明


 


谭宗明裹着毛毯缩了缩身体,感觉有些冷。刚做了个梦,闭上眼睛全是梦里的事,他睡不着了。捏着鼻梁从柔软的座椅上坐起,悬窗外一片漆黑。他的方向看不到月亮,只有粘稠到化不开的黑夜。有人走过来对他说,他们刚刚飞过日期变更线。


 


“啊。”他毫无意义地发出一声,自己都不确定是不是已经入脑。来人回去驾驶舱,留下谭宗明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发呆。他有时候挺喜欢万米以上的夜空,可以把自己想象成把利剑,披荆斩棘开出条路来,什么都挡不住他。莱特兄弟做了件大好事,他稀里糊涂地想。


 


他梦到了安迪。原本以为少年时的心动被理智的魔方反复摩擦切割直至碎成齑粉,一吹就没了。然而谁想会在而立之年还入他梦来,不知是不是心灵空虚的征兆。这些年他忙碌的很,全世界飞来飞去,没在一个地方扎根,也没有人在他身边长久的停留。好在结果不错,36岁已经是上海滩头号钻石王老五。父亲对他点点头说,没给我们谭家人丢脸。


 


梦里的安迪还是学生时候的样子。哥大高材生,漂亮又高冷。谭宗明去她在郊区的房子找她,看到她蹲在院子里和只松鼠大眼瞪小眼。安迪当时的那个眼神,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背上都能渗出层冷汗。他之前以为她只是性格孤僻,那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也许她需要心理医生。


 


谭宗明当年在他们北美留学生圈也是风云人物。活动多交际广,是个人都能称兄道弟。他从那时候开始便有意识的带安迪社交,美其名曰沾染烟火气。这么多年下来,成果不太显著但还是有,而安迪也成了他身边停留时间最长的女性。爱情太俗,尚且算个红颜。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了感情这东西是可以被理智所控制的,所以后来但凡听到谁向他哭诉什么“非他不可”,“乘风破浪想爱他”这种话,他都嗤之以鼻。


 


不知不觉间竟然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就像刚刚,他眨下眼睛,昨天就变成了今天。难得感慨一次时光飞逝,谭宗明拎起手边的矿泉水喝了一口。都是黑夜的错,神秘莫测适合抒发情怀。


 


他起身活动一下,顺便去趟厕所,回来就想起前两天凌远给他发了份杏林医院的企划案。之前一直忙没时间看,现在无心工作刚好可以瞄几眼。


 


将晟煊的业务范围延伸到医疗服务行业。这个想法还是当年在美国的时候产生的,起因也是凌远。


 


一个晴朗的午后,在纽约一家不起眼的咖啡馆里,意气风发的青年向谭宗明演说了盘踞在心里很久的志向——通过制度改革来改善国内现存的医疗困境。凌远是个优秀的演讲者,技术高超的医护工作者,信念坚定的中国人。谭宗明被他煽动的热血沸腾,骨子里一腔豪情壮志让他猛得一拍桌子叫了声好。


 


咖啡馆所有客人的视线都投向他们。两位青年尴尬的红着脸低头喝咖啡。谭宗明心道,傻不傻?后来凌远笑称,那是他们咖啡馆联盟正式成立的标志。


 


现在,咖啡馆联盟的第一步,就是这家杏林医院。


 


写文书这种事,凌远是行家。即使是谭宗明都不得不服,那家伙握得住手术刀,提得起笔杆子。他大致翻了翻,具体细节这些年凌远都不知道在他耳朵根子下面反复磨叽过多少回了。几百KB的文件,就是凌远的命。谭宗明能理解,就像晟煊是他的命一样。


 


不知道看了多久,地平线的尽头露出一道泛着蓝光的白线。谭宗明给凌远回了封邮件。黎明终于来了。


 


晟煊位于A市最著名的金融中心,写字楼表面的反光玻璃倒映着蓝天白云。它是一棵树,枝叶触及云朵,根牢牢地扎在泥土里。


 


安迪正在开会,从会议室玻璃墙壁望进去,刘思明又被骂得狗血淋头。


 


晟煊发展到现在,内部问题不少。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管理层拉帮结派尸位素餐是必然的发展状态。谭宗明想要改变这种处境,安迪是最好的人选。华尔街空降来的CFO,新官上任煎炒烹炸燎了他们一层水泡。谭宗明彻底放权,躲在后面打太极,老神在在地看着安迪这个CFO在做他CEO的活。


 


散会后,刘思明抱着一堆文件一边擦汗一边战战兢兢地和谭宗明打了声招呼。谭宗明不禁有点儿同情他。安迪发起火来六亲不认,逮什么说什么,从智商上蔑视你。当年他们一起在华尔街投行共事时谭宗明深有感触,越发觉得自己只可友不可妻的决定简直英明。


 


“老谭,你回来了。没休息休息。”安迪今天心情不错,骂完人还能和老板笑脸相迎。她回国之后住进一个叫欢乐颂的小区,认识了几个吵吵闹闹的邻居。有时候人的改变可能是瞬息的事,谭宗明努力了那么多年都没得到的成果竟然被这几个邻居几个月就办到了。这让老谭感觉有些挫败。


 


“下属在努力工作,老板怎么好意思偷懒。”谭宗明大咧咧地侧坐在安迪办公桌前,瞄了眼空空如也的会议室,“又骂刘思明了?”


 


安迪猛灌一口水,翻了个白眼:“不知道是能力有问题,还是态度有问题。”


 


刘思明这个人能力一般,坐到这个位置主要靠人脉。比较倒霉的是,这几年移动智能如海啸一般冲击着传统PC市场。大环境萧条,一个刘思明若能翻了浪,他就不是刘思明而是乔布斯了。


 


如果有一天,这条根要被狠狠斩断,晟煊必须要生出几条新根才行。


 


谭宗明安慰她几句,便说到红星收购案上。他这次借着帮安迪找弟弟的理由把她挖过来,主要还是为了收购红星。收购周期预计比较长,前期准备各项事务也很繁琐。好在他相信安迪的能力,所以几乎全权交给她处理。


 


“所以,我很奇怪。你把红星的事都交给我。你做什么呢?”安迪大概也感觉到了自己被压榨的事实。


 


谭宗明一点儿没觉得羞愧。他扬着下巴眨眨眼睛说:“我很忙的。”


 


安迪上下瞅瞅他:“没看出来。”


 


谭宗明换了个坐姿,摆出副诚恳详谈的样子,字正腔圆地说:“我打算正式开启和第一医院的合作项目。明天在董事会上我也要说这个事。这块我会亲自跟,你只需要盯着红星就行了。”


 


“医院?”安迪很惊讶。


 


谭宗明点点头:“引入私人资本合作开办医院。怎么样,想法很新颖吧。”看安迪有些困惑,谭宗明解释道,“国内和国外不一样,优秀的医生都集中在公立医院。虽然也有不少私立医院,但因为医生水平不行,很多患者宁愿去公立医院睡走廊也不愿去私立医院躺单间。但这次不同,新的杏林分院根植于第一医院,公私合营,所以更有前途。”


 


安迪了然,接着她突然想起什么笑道:“这是你那个医生朋友的提议?”


 


谭宗明打了个响指:“没错,凌远。”


 


安迪微微抬头,拼命在记忆里寻找着凌远的样子:“当年只见过几次,不过已经想不起他的脸了。”


 


谭宗明道:“青年才俊。哪天一起吃饭就回忆起来了。”


 


认不认人安迪倒是不在意。她喝了口水,只朝谭宗明扬扬下巴:“有得赚?”


 


谭宗明笑得发贼:“有得赚。”



评论

热度(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