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黄叶闭疏窗_

东哥一生推,毒唯死全家。

【法医秦明】【林秦】请接收我的爱

超好吃的烤肉:

傻白甜,ooc和bug我的。

不涉及真人。

甜味,一发完。

单号时间学校,双号算现实时间。

嗯断断续续写了一周有了,主要没什么脑洞让我有写东西的欲望_(:з)∠)_

总的来说还是烂尾了,匆匆打上完,依旧没有写出来自己原先想要的内容。



1.
林涛站在起跑线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个不像运动型的运动员,文弱白净。

“你好,刑侦系林涛。”林涛扯了个笑脸,对身边这个人打招呼。

“法医系秦明。”那人点了下头算是回应了。

“嘿,法医系的,负重跑行不行?”林涛抬了抬腿,上面绑着沙袋。

秦明斜了眼对方,没有说话。

林涛一般来说这种比赛都是从头到尾领先结束的,这次就意外的和秦明保持了差不多的速度。

秦明又斜了眼对方道:“你的速度不应该在这吧。”

“别说话,当心呼吸困难。”林涛朝秦明弯了弯眉眼,又转过头一本正经的直视着前面。

同班的人倒是急了起来在赛道外面一圈喊了起来:“林涛,没吃饱啊?!”

林涛轻笑了一声也不做回应,但是也没有加快速度,反而是一开始在之前的人速度慢了下来,两个人就变成了前三名。

“林涛。”秦明说,“这种比赛你有得过第二么?”

“没有。”

秦明笑了下,嘴角上扬起好看的弧度:“那我可能得打破你记录了。”

说完也不等林涛反应,忽然就加快了速度往终点跑,林涛被秦明笑脸晃了眼,急忙赶了上去竟然发现有点追不上秦明,最后秦明真的打破了林涛的记录。

“恭喜你了,冠军。”林涛倒是不怎么介意,卸下了腿上的沙袋,走到秦明跟前递了瓶水。

秦明摇了摇头:“要不是你一开始和我一个速度,赢不了你。”

“哈哈,那也是你的本事让我心甘情愿跟着你跑。”林涛又往前递了递水,“不渴么?”

秦明最后还是接过了水,“这辈子不参加负重跑了。”


2.
林涛揉了把秦明没有涂满发胶的头发:“老秦那次以后你还真的不参加跑步比赛了,我就没有赢过你。”

“不参加,你就赢不了。”秦明啪一下拍开了对方的手,“林涛,今天你来我这为了叙旧?”

“你这小脾气真不知道怎么养成的,警校那会说不上健谈也没现在这样不可爱。”林涛笑眯眯的也不在意被打掉的手。

秦明斜了眼对方,冷哼一声:“怎么?不喜欢?”

林涛一瞬间心跳指数直飚100一上,又猛的咯噔一下,感觉自己多年埋起来的小秘密赤裸裸的被人展示出来了,微妙的回了句:“没有…没有不喜欢。”

“那还愣着干什么?”秦明手握着软尺,双手反向叉腰站在裁缝桌前面,“不是喜欢么?”

林涛看了眼桌上摆的布料,好气又好笑,无声的叹了口气,乖乖走到秦明跟前伸手任由对方量:“李大宝下周生日了,让我喊你一起去她家吃饭。”

“她自己怎么不说?”

“碍于上司的威严,哈哈宝哥说她来邀请你,你一定拒绝。”

秦明一挑眉,正在量腰围的尺猛的被秦明一收紧:“怎么?你来说我就不会拒绝了?”

“勒!”林涛哎哟了几声讨好的说,“人家到底还是姑娘,我这不是死皮赖脸能缠到你去么?!”

“几点?地址?”

“我开车接你。”


3.
林涛在出校门的路上碰到了秦明,伸手拍了下对方打了个招呼:“嗨!秦明!”

秦明转过头的时候有那么几秒迷茫,沉默了一会说:“林涛。”

林涛长舒出口气:“真怕你不记得我了。”

“久闻大名。”秦明明显话里有话。

“什么?”

“出名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秦明看了看林涛修长匀称的四肢。

“唔…这只是个误会。”林涛笑的有点小尴尬,“我不太擅长背书,不代表我笨啊。”

秦明抿了抿唇没接话。

林涛倒是突然想起来了:“嘿,我那时候说你名字这么耳熟呢,上回结束回去打听了下。秦明是咱们学校学霸啊,成绩常居法医系第一,我以为你们读书人体育不行,没想到你跑步也跑的过我,要不你教我背书吧?”

“我和你很熟么?”

“一回生,二回熟嘛。”林涛勾上了秦明的肩膀,“大家以后都是警察,帮帮忙嘛。”

秦明眉头一皱想拒绝又被林涛打断了:“宿舍那帮臭小子,说好了打靶分低的买香蕉,结果我最高分还推我出来买水果。我可不买香蕉,我爱吃苹果。秦明你呢?”

秦明啪一下把林涛的手从自己身上挪开:“苹果。”

“英雄所见略同。”林涛拉扯着秦明去了水果摊,一股脑买了十几个苹果,“老板,再挑个最大最甜的给我。”

林涛美滋滋的从老板那里接过那个苹果,往秦明怀里一塞,生怕对方拒绝急忙说:“下次找你请教背书的事,这是预付费。”

然后林涛就迈开长腿一溜烟跑了,留下个怀里捧着个苹果的秦明。


4.
“秦明,你给大宝买了什么礼物?”林涛时不时偷瞄后座上的礼盒。

“连衣裙。”

“哈?”

“我做的。”

“哦……”

秦明好像感受到身边人不太一样的情绪:“怎么了?”

林涛不说话,事实上对于秦明送礼送自己亲手做的衣服这件事上林涛吃醋了,可是自己又没立场上说什么只能沉默的开着车。

秦明看了眼林涛说:“给你做的衣服还不够多么,你又不穿。”

“李大宝也不能穿啊。”林涛脱口而出,“她也得跑外勤,裙子不方便。”

再说了,我不穿因为舍不得弄坏啊,万一抓个贼把衣服弄坏了我找谁哭。林涛撇了撇嘴,没把心里话说出来。

“她会穿的。”秦明的手指搭在膝盖上轻轻敲了几下,“她有约会。”

“约会?谁啊?她终于相亲成功了?!”

“我。”


5.
“秦明?”林涛在宿舍门口探出个脑袋,“找到你了,我辗转问了好多人才打探到你住这间。条件可是真好,居然两人一间。”

“法医系人少,最后多出两个人就住小间。”

“吃么?”林涛从冷藏袋里掏出几根冰棍。

“不爱吃甜食。”秦明盯着林涛看,问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不吃这个,那吃苹果吧。”林涛变戏法一样拿出个苹果,“上回你答应我的啊,教我背书。”

秦明的视线跟着林涛一起到了自己桌子旁边:“我没答应你。”

“别别别,你看我吃的喝的自理,你舍友也不在也不打扰他,你就督促我背背书嘛,他回来我就走。”

“……嗯。”

秦明还是妥协了,他记得舍友今天好像下午只有一节课,应该很快回来。

林涛笑弯了眼,他早就在来的路上买通了秦明舍友让他去自己宿舍和自己舍友联机游戏去了。


6.
“你和李大宝怎么搭上了?”林涛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

“只是帮个忙罢了。”

“嗯?”

“前男友带着现任喊他吃饭。”

“哈,那怎么找你去?再怎么说应该找我吧?好歹我也是能说会道长得也不错吧?”林涛故作轻松,趁着红灯的时候停下来看着被夜灯灯光打的越发柔和的脸。

“不错。”

“……”能说会道的林涛一时半会接不下这么明晃晃的表扬。

“她问过你了,你告诉她你那天值班。”

“诶…哎哟!就上个月问我的啊,她又没说什么事就问了我值班,要有事我换个班就行了。”

“你很想去?”秦明侧着脑袋看向窗外。

“有点,多有趣啊这事,这得多极品的前任还敢带着现任找前任。”林涛打了个弯,往地下室开去。

“下周六,地址发你。”


7.
“秦明你这真是神了啊!”林涛竖起大拇指,“你说一遍的东西我全都记住了。”

秦明没接话,但是他确实有点怀疑林涛到底是真不会假不会。

“别啊,我肯定不会啊,不然那谣言怎么出来的。”

“你自己也说了是谣言。”秦明翻开了自己的书,“所以接下来你自己看吧,我也得看书了。”

“好好好,待会我哪不懂我在问你。”林涛妥协的转过身子,和秦明肩并肩看着书。

秦明看完一整本书才意识到身边的人好像都没有发出平时一样聒噪的声音,转头一看林涛,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林涛醒过来的时候身上披着秦明今天身上穿的外套,身边没有秦明的人,再看看,秦明捧着杯子站在阳台边。

“天都黑了,我睡那么晚了。”

“舍友说今天不回来了,住你宿舍。”秦明转过头看向林涛,“你接近我为了什么?”

“什么为什么?哪有接近一说,用的词好像太严重了。”林涛打着马虎眼。

“换个词,我有什么让你感兴趣的地方么?”

林涛想了想还是模模糊糊的说:“只是觉得你特别好,没道理。”


8.
何怀宏先生有一句话说:一个人的外表可能非常宁静,一个人的行为可能循规蹈矩一如常人,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内心经历着怎么样的骚乱和革命。

秦明给自己续上了一杯咖啡,林涛有点疑惑怎么只有秦明一个人,李大宝和他的前任呢?!

“没有。”秦明突然开口说话,“没有李大宝,也没有他前任,更没有他前任的现任。”

“啊…那这是?”林涛倒也没多失望,自顾自的拉了椅子坐下来翻菜单。

“请问哪位是林涛先生?”服务生捧着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走过来轻声询问。

“……我,但是这个谁送的?”林涛接过这么大束花看了看秦明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去,老秦,你报复我呢吧?”

“30朵。”秦明起身穿上了西服外套,“结账麻烦你了林队长。”

“诶!什么和什么?”林涛没多拦住秦明,想了半天也没明白老秦这么一出是什么意思,掏出手机发了消息给李大宝。

“哎哟我的涛涛啊,你是不是傻?打开手机自寻查询30朵红玫瑰什么意思,亏你还刑警队的,这点连接能力都没有。”李大宝又笑了几声,“咱秦科长内心的骚动和革命动静可不小。”


9.
那次以后秦明也没再问过林涛到底为了什么,反而很坦然而且很平淡的接受了林涛经常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现象。

“你说我们以后会不会一个警局做事?”林涛把秦明的咖啡拿了过去,“老喝咖啡不好。”

“习惯了。”秦明又把被挪过去的咖啡杯拿了回来,“是不是一个警局不知道,但是你知道你明天考哪门么?”

“记得啊,枪械。”林涛拍着胸脯保证,“肯定过。”

“那是下午。”秦明学着桌子上小型的人体骨骼模型的样子,故作吃惊的样子说,“我可记得刑侦系上午得考民法。”

“我去,我给忘了,完了完了,通宵也来不及,再挂的话我要重修了。”林涛砰一声倒在桌上自暴自弃。

“看重点。”秦明把民法推过去,“我划了考点了,压题还算准。”

“我就说秦明特别好。”


10.
林涛紧张到喉咙都觉得不太舒服,按了秦明家门铃。

“有事么?”

“秦明,你特别好。”林涛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老秦,你真的特别好。”

秦明一挑眉。

“学校运动会那次其实我不是第一次见你,早就在学校有意无意撞见你几回不过你好像没什么印象。只有运动会那次我和你搭上话了。”林涛又说了一长串两个人学校的事情,“这辈子没人比你好了。”

“所以?”

“我去查了30朵玫瑰什么意思。”林涛想起看到那行字的时候自己吃惊的表情。

“你觉得我热爱运动么?”秦明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不。”

“所以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参加负重跑?”秦明又转了话题,“你查出来的是什么意思?”

“请接受我的爱。”

“好。”


End.

评论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