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黄叶闭疏窗_

东哥一生推,毒唯死全家。

【楼诚】一生一试

大哥眼里有星星:

暮色微沉已是傍晚,明楼和往常一样捻亮桌前那盏琉璃台灯,捧起翻到一半的财政论纲,等阿诚过来一起读书。


阿诚虽然开发晚,但聪明乖巧又勤奋好学,很快就跟上高小进度,已经可以独立读书了,但两人还是习惯并排坐着一起读书,明楼偶尔给他解答问题。




这天阿诚跟同学到近郊春游归来,兴致很高,轻轻哼着新学的歌谣推开了门,衣领还沾丝缕薄露,那把童声也带着几分盎然的青草翠意:


轻穿柳丝燕织罗,婉催花梦莺唱歌。


蜂蝶采蜜旁山坡,鸳鸯戏银波。




明楼抬头看了一眼,见他得意,也轻轻笑。


阿诚闻声吓了一跳,见明楼已坐在桌前等他,忙快步过去拉开凳子,叫了大哥。


明楼点点头,两人就开始各读各的书,明楼还是看经济,阿诚则读少年丛书里的富兰克林。




书房里很静,静到能听到少年那比成年人要快的蓬勃呼吸。


阿诚见明楼没有责备他进房间时的佻巧举动,便放松了下来,要问问题。


明楼感觉到他盯着自己,眼睛没离开书页,嘴里却问道:怎么了?


他以为他又要问些电荷守恒定律之类的问题,正做着解答的准备,却听到他说:


大哥,鸳鸯是鸭子吗,今天池里看见了。




明楼愣了愣,答道:是种水鸟,南方山郊的池沼里,能看见。


阿诚仍懵,大眼睛看着他忽闪忽闪:是很特别的鸟吗,我看古诗里常写。


明楼笑,十一二岁的孩子已到青春期,见学校对涉及情感的辞藻也不避讳,知道迟早要面临这样的问题,于是干脆给他解释了个明白。




鸳和鸯是一对匹鸟,成双配对而行,最常用来比喻夫妻,象征永恒的爱情。


爱情和友情、亲情一样,是崇高的感情,所以诗人常用鸳鸯来歌颂它。




明楼微微笑着揉揉阿诚细软的发丝,自以为答得圆满,可孩子的好奇心仿佛永远没有止境:


那什么是爱情?




明楼恍惚了一下。


还真是不能小看小孩,他成长的速度,就和他问出问题的速率,一样让人猝不及防。


明楼想了想,用他尚算浅薄的经验,努力的解答着小孩儿的问题。




爱情是盛产快乐的桃花源,也是释放罪孽的恶之华。


爱一个人,不是垂涎他的皮相,不是觊觎他的财富,不是渴望他的年轻,更不是肖想他的权力地位。


爱情,是爱慕他的灵魂,尊重他的理想,陪他承担责任。




见小孩儿掐着手指,试图理解在他这个年龄听来太过于深奥的课题,明楼笑着追加解释:


爱情是一场最严峻的考试,你迟早会面临的。




可阿诚还是习惯了听课后的举一反三,倔强的要告诉明楼,他对于爱情的理解:


鹊桥上的牛郎和织女。


郊游时候戏水的鸳鸯。


院子里相缠的藤蔓。


生了宝宝的猫咪。


明楼和明诚。




什么?


本来以为他理解得很好,听到最后一句时,明楼却又不免摇了摇头。


他一定是,还没有悟透。




明楼刮刮他倔强的小鼻尖,笑着说:


你的人生还很长,你的考官,还在未来等你。






人生其实很短。


从前往后看似乎遥远,从后往前看却是一瞬。


那一瞬间,犹如一根细线,展开了却是密密麻麻的节点。




阿诚第一次跟随明楼来到法国,看到许多叫不上名字的树。


发现自己与他殊途同归,在分别的车站上,给他敬的那个虔诚军礼。


列宁格勒天凝地闭的冬夜里,裹着被子颤抖着给他写下的一封家书。


重返巴黎,漫天纷飞的梧桐叶里,他迎接他的温暖怀抱。


途径香港,共同披上伪装,刺杀日本军部顾问后,获得他由衷的称赞。


配合无间,结果特高课课长后,与他相视一笑后相碰的酒杯。




他与他并肩慢慢修补,那片满目疮痍,被铁蹄撞碎的河山。




有寸步难行的刀山,灼心刻骨的火海,不见天日的黑暗。


可他坚信,会有风和日丽的好天气。


你,如我所追求的理想一般,我不妥协,也不愿将就。






最初是他领着他来到这里,最后却是他搀着他。


路过那波光潋滟的湖面,穿过那苍翠茂密的森林,走过那窄窄的木板小桥,红色的尖屋顶就在眼前。




他望着他,他在摇椅上打瞌睡。


和煦的阳光暖暖的洒满他刻满岁月风霜的脸,花白的头发也映满金辉,轮廓一如当年,宁静又坚毅。




他用逐渐枯瘦的手,覆上了他的。


笑道:




明楼。


这场考试,我通过了吗。




『一生一试』完
----------------------------


送给mimi @mimi剑雨秋霜  拖欠了好久,希望你喜欢
谢谢老婆赐题,很喜欢 @树深见鹿 

评论

热度(284)